快捷搜索:  as

224亿溅起的深圳楼市浪花_今日焦点

  深圳长期以来,不仅市场上商品住宅奇缺,人才房更“无处安放”。此次拍卖,一个明显的后果是房价下跌的通道被彻底堵死。

  在全国的土地市场中,深圳用地稀缺,开发商“苦土地久矣”。多年来,无数开发商站在“围城”之外,徘徊许久而不得入。

  6月24日,深圳暴雨,一场大规模的土地拍卖照常上演,全部是住宅用地。

  众多开发商来不及思索这一行为背后的深意,已然纷纷上缴保证金,互组联合体,进入备战模式。

  从央企、国企到民营大房企、行业黑马,几乎能叫得上名字的开发商都出现在竞买名单中,光保证金就收了数百亿。

  最后的结果也超出市场预期,五幅宅地的可售楼面地价,有三幅都超过了之前的区域最高价。

  政府卖地收钱建人才房、房企补仓卡位、资本伺机逐利,二手房业主坐地涨价……,收金224亿后,这场被称为“史诗级”的土拍,正在悄悄改变深圳楼市的预期。

  开发商和二手房业主是最受益的群体。有业内人士乐观表示,深圳房价的下跌通道已被“彻底堵死”。

  各怀心思

  24日的土拍现场,近40家开发商挤满了交易大厅,央企国企、本地龙头、外来“过江龙”,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,他们对于深圳土地的渴求由来已久。

  根据出让文件,本次土拍采用“单限双竞”的办法以挂牌方式出让,即:限成交地价、竞成交地价、竞只租不售的人才住房面积。“可以预料到现场竞拍会很‘惨烈’。”在竞拍前夜,第一太平戴维斯深圳公司副董事长吴睿断言。

  在众多开发商中,央企中海可谓准备充足。内部人士透露,公司事先对所有地块都进行了调研和测算,并预缴了保证金。

  大本营位于深圳的中海地产,曾是福田CBD的拓荒者,但近年来中海在深圳却面临无房可卖的窘境。“再不拿地,中海在深圳就要无米下锅了。”接近中海的人士说。

  24日下午15时23分,中海一头扎入竞拍最激烈的龙华地块。在竞地价环节,华侨城和金茂紧咬,中海只是观望;进入竞人才房环节,华润报出1.82万平,现场有人鼓掌,等候多时的中海突然举牌,以1.88万平击退华润,与龙光正面交锋。

  龙光是深圳土地市场著名的“地王制造者”,此前曾多次拿下深圳区域地王,此次也是志在必得。“28号2.2万平(中海)、19号2.22万平(龙光)、28号2.24万平、19号2.26万平。”双方激战几个回合,可售楼面地价已飙至6.7万元/平方米,面对龙光的决绝,中海惜败。

  拍卖至此时,五幅地块中的两块已落入他人之手,留给中海的机会不多了。中海转而将重点放在光明地块上。竞人才房环节报至1万平时,只剩中海与华润继续较量超12回合,最终,中海如愿拿下本次面积最大地块,总价54亿。

  相比本地房企,外来房企则是抱着战略卡位的心态。来自广州的越秀地产迫切寻求一张深圳入场券,交了至少四幅地块的保证金。在竞拍一开始,就对宝安尖岗山表现出十分强烈的意图。

  最终,经过32轮竞价,越秀以可售楼面价6.3万/平拿下,正式杀入深圳。

  闽系房企力高集团也想在深圳扩大版图,它选择了本地龙头佳兆业组成联合体,参与了一幅地块的争夺,但未能如愿。

  令人意外的是,金融机构也参与了竞拍。平安不动产旗下公司以最高限价24.71亿+配建40900平方米买入坪山地块,可售楼面价2.22万/平。

  记者注意到,房企四巨头的万科、碧桂园在本次土拍中并没有高调举牌,恒大、融创甚至没有参与。

 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,“四巨头并不是不看好这些土地,而是他们觉得地价太高,性价比太低了。”

  推地背后

  土拍已经过去了几天,但在亲身参与了竞拍的程白(化名)心中,那场大战的硝烟似乎还未散去。

  静下心来,他才能深入去分析这场土拍背后的一些东西。“政府推地是为了增加供应,商品房、人才房的压力都很大。”他认为。

  去年6月,深圳出台被称为“二次房改”的住房改革方案,文件指出,2018年至2035年,深圳市要新增建设筹集各类住房共170万套,其中人才住房、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赁住房总量不少于100万套。

  “深圳土地供应长期严重匮乏,其短缺程度堪称全国第一。”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称。

  去年12月19日,深圳曾推出一宗住宅用地,因拿地条件过于严苛,导致流拍,此后就一直没有新地供应;而市场寄予很大期待的城市更新,进展非常缓慢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